相关文章

上海查处万升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商业贿赂案

办案机关: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

处罚时间:2015年5月18日

处罚结果:没收违法所得42.42万元,并处罚款7万元。

2014年11月24日,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管局执法人员在对上海万升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检查时发现,当事人在从事经营活动过程中涉嫌商业贿赂。

经查,当事人为了达成货物运输代理业务,分别于2014年5月和11月,分2次给予××有限公司业务员回扣4000元,使用差旅费发票记入财务科目进行冲抵,构成“账外暗中”商业贿赂的行为。当事人采取上述方式共揽到25笔业务,销售额总计410.81万元(含税),非法获利42.42万元。

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管局认为,当事人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的规定,构成了商业贿赂行为。该局依据该法第二十二条之规定,责令当事人改正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

服务领域商业贿赂案件更复杂

该案是一件发生在货运运输代理公司在开展业务时发生的商业贿赂案,具有以下特点:一是直接受贿主体也就是收受“好处”的主体是个人(某公司的业务员);二是服务领域所发生的违法行为,有别于为了销售商品而进行的贿赂行为,更为隐蔽。

在理论上,商业贿赂是一种典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以一种非常规的手段促成交易。开展货运运输代理业务本应依据企业良好的信用、较好的服务和合理的收费价格等,但该案当事人却通过给付交易对方业务员好处费,获得额外的竞争优势,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

在调查取证上,办案机构抓住了行贿方为了达成交易而暗中给付好处的行为实质,围绕好处费的给付方式等方面展开调查取证工作,有力地证明了行贿方将好处费支付给与交易有密切关系的第三人这一事实。

此案中,真正收受贿赂的主体是交易方以外的业务员。通常认为,业务员与所在单位是一种代理关系,而这种代理关系是业务员能够对基础交易造成较大影响的重要身份基础,建议办案机构对此内容进一步说明。

多年来,商业贿赂案件因为曲折复杂、证据证明标准高等原因,成为工商机关最难查办的不正当竞争案件类型之一。该案的成功查办为各地工商、市场监管部门查办此类中介服务领域中的商业贿赂案件提供了借鉴。

□案评人 林林

准确界定商业贿赂本质

发现案件线索难、查处难和处罚难,是各地工商、市场监管部门在查办商业贿赂案件时面临的主要问题。近年来,工商部门发现商业贿赂案件线索主要通过司法机关移送和竞争对手举报等方式,像本案执法人员通过日常检查发现案件线索的情况少之又少。

商业贿赂作为一种典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执法者准确界定其行为本质,围绕行为本质进行调查取证是成功查办此类案件的关键。通常认为,商业贿赂行为中存在“三方关系”。本案中,当事人为物质利益给付方,××有限公司业务员为物质利益收受方,而××有限公司就是利益受损的“第三方”。执法人员围绕上述要点展开调查取证工作,证据链条基本完整,案件事实较为清晰。

建议执法人员在处罚决定书中,针对××有限公司对于其业务员收受钱款行为是否知情、涉案两笔钱款与25笔业务之间属于何种关联关系等方面作进一步阐述,避免影响部分事实和违法所得的认定。

在案件查办上,执法人员可从差旅发票报销入手,围绕当事人财务制度、内部管理制度和与某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等方面来调查,减少行政执法过程中对行为责任主体行为的直接推定。此外,本案行政处罚决定书还应交代对某有限公司业务员的违法行为以及当事人擅自变更住所(经营场所)的违法行为的处理结果。

□案评人 沈彬

查证“三方关系”是确定商业贿赂前提

商业行贿行为破坏了自由平等的竞争秩序,使得同等条件的其他竞争者失去商业机会,也损害了国家、集体或者个体的经济利益,危害极大。在执法实践中,商业贿赂多表现为私下进行而不实际入账的“折扣”“回扣”“佣金”等形式,常见的名目为“促销费”“赞助费”“咨询费”等,给予对方的利益既包括实际的钱物,也包括提供旅游、疗养等服务。

需要注意的是,并非所有不入账的“回扣”或者“佣金”都是商业贿赂行为,执法者在办案时应先判断其行为是否存在“三方关系”。

在商业贿赂案件中,实际存在着三方主体:行贿方、受贿方和受损方。其中,行贿方是希望通过商业贿赂获得优势交易机会的单位或者个人。受贿方多为与受损方有关联关系的个人、企业(包括受损方的代理人、业务经办人以及对交易有影响力的代理单位或个人)。受损方是委托受贿方交易或者受到受贿方影响而交易的单位或个人。

商业贿赂的实质为受贿方出卖受损方的利益来换取行贿方额外的竞争优势,而行贿方的贿赂动机在于受贿方能给其更大的利益回报。在本案中,当事人为行贿方,而对方公司业务员为受贿方,业务员所属公司则是受损方,当事人商业贿赂支付的金额是4000元,却因此获得了42.42万元的违法所得,显然是得大于失。

如果在交易关系中,交易方给予回扣的对象是对方单位(国企除外),由于不存在信息不对称和利益受损的问题,难以认定此种行为是否构成商业贿赂。此时的回扣实质是一种给交易对方的折扣或优惠,经营者并不存在排挤、限制竞争对手的目的,也不当然获得优于竞争对手的竞争优势,因为竞争对手可以向交易对方以更低的报价或给出更大的优惠。

因此,直接将利益让渡给对方单位的行为,不论是对于经营者还是对方单位而言,都不能简单地认定其为商业贿赂。但是,如果交易对象是国企,即使利益直接归属于国企,也可能构成商业贿赂,因为此时受损方变成了国家。

在执法实践中,如果忽视对“三方关系”的分析,就容易模糊商业贿赂和其他违法行为的界限。执法者如不分析“三方关系”,仅因为企业“未如实入账”而认定其有商业贿赂行为,会导致机械执法之嫌,应对此情况加以区别重视。

□案评人 袁博